【键睿时评】日本应努力实现冷静的对华外交 ——解读“中国威胁论”和西南诸岛军事化(上)

2021/10/13    键睿智库   致力于围绕国际和地区热点问题,在线上和线下搭建活跃的公共交流平台。


引言

现在,日本陆上自卫队将其防卫力量转移至西南诸岛的部署工作不断展开。

2016年与那国岛的通讯监视基地已经竣工,2019年又于宫古岛建成导弹基地。在石垣岛,当地居民基于《石垣市自治基本条例》集齐了大幅超过法规要求数量的签名后向石垣市政府要求通过居民投票决定是否接受政府将石垣岛设为陆上自卫队预定驻地。然而,尽管按规定市长需要履行义务进行居民投票,但时至今日仍未执行。为取得土地所需要的手续在陆续办理中,在忽视民意的情况下,自卫队基地将开始修建。日本政府关于派驻自卫队的理由非常简单,称日本所处的安保环境态势日趋严峻,将中国作为假想敌的观点显而易见。

只有一种情况下日本和中国会爆发军事冲突:那就是围绕钓鱼岛发生了意外情况。钓鱼岛地处石垣市,只要石垣市居民觉得中国是威胁,政府就能以冠冕堂皇的理由推进派驻陆上自卫队的工作,而反对派提出抗议的声音也将失去说服力。

那么,中国真的是威胁吗?本文将围绕钓鱼岛的问题进行验证。

结论先行,目前日中两国政府在钓鱼岛问题上的关系并不紧张。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一结论,需要了解钓鱼岛周边海域从内到外分为“领海”“毗连区”和“专属经济水域(EEZ)”。

领海

“领海”是指从领海基线起算,宽度为12海里的水域。同领土一样可行使国家主权。在2012年9月日本对钓鱼岛进行“国有化”以后,中国开始派遣海警船作为对抗措施。但是,自2014年以后中国派遣海警船进入“领海”的天数大幅减少。


据日本海上保安厅发布的“中国海警船入侵领海天数”显示,2012年9月至12月期间,“入侵天数”共计20天,平均每月有5天。2013年有54天,虽然月均数据下降至4.5天,但是这一年是中国海警船入侵领海天数最多的。2014年,“入侵天数”减至32天,月均2.67天。此后中国海警船“入侵领海”的次数一直稳定保持在相对较低的水平,不超过月均3天。特别是18年,时任日本首相的安倍晋三与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李克强相互进行正式访问后,“入侵天数”减少至19天,月平均天数降至1.58天。这一数据明显证明日中关系改善很大程度上能缓和紧张态势。后文将再对14年后“领海入侵”减少的理由进行说明。


毗连区

毗连区是指从领海基线算起不超过24海里的水域,在日中两国皆批准的《领海及毗连区公约》第24条中的定义为:“与沿海国领海毗连的公海”。


上述定义中可以明显看出,毗连区属于“公海”。在这一区域只要没有走私等违法犯罪行为,任何国家的船只航行行为都是合法的。基于这一观点,分析中国海警船在钓鱼岛周边水域的活动会怎样呢?2020年,中国海警船在毗连区航行天数共计333天,这是完全合法的行为,无论几次通行日本政府都无权向中国政府提出抗议。然而,日媒却在报导中国海警船“入侵日本领海”消息的同时,提到了中国海警船在毗连区的航行天数。有的媒体甚至就中国海警船只进入毗连区进行报导。这大概就是引发“中国海警船每天都会入侵日本领海”这一误会的原因。我们必须了解,中国海警船在毗连区航行是“国际法承认的合法行为”,否则就会被“中国威胁论”牵着鼻子走。

图片

专属经济水域(EEZ)

“专属经济水域(EEZ)”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提出的概念。在专属经济水域内其他国家想要进行海底勘探或捕鱼行为需要获得当事国的许可。日中两国都已经批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而美国至今仍未批准。


钓鱼岛周边的专属经济水域适用2000年生效的《日中渔业协定》的特别规定。该协定将包含钓鱼岛在内的北纬27度以南水域为“第6条适用水域”,然后时任日本外相的小渊惠三和时任中国驻日大使的徐敦信通过互相交换信函的方式决定该水域的管理办法。根据这个“小渊信函”和“徐敦信信函”的规定,日中两国政府有关部门在该水域仅负责本国渔船的管理工作。换言之,中国海警船不会取缔日本渔船在钓鱼岛周围的协定适用水域的捕鱼行为,中国渔船在这一水域捕鱼的行为只要没有违法操作同样是基于协定的合法行为。每年8月,中国禁渔期结束时,日媒总会在报导中使用“中国渔船迫近钓鱼岛”等看似违规的字眼,但是只要中国的渔船在日中渔业协定的适用水域内活动就不存在任何问题。日本政府对此也只要求中国渔船不要进入“日本领海”。


图片

以上内容可以看出,①中国海警船的“领海入侵次数”自2014年以后减少,目前也维持在较低水平;②中国海警船在毗连区的行为根据国际法规定不存在违规;③日中渔业协定规定专属经济水域内中国海警船不会妨碍日本渔船。总而言之,钓鱼岛形势并不严峻,在这样的状况下日中两国间出现冲突的风险接近为零。然而,仍然有人认为中国海警船的“领海入侵”行为没有归零,因而担心还是会发生“意外情况”。下面将阐述中国“领海入侵天数”减少的原因、目前“领海入侵”行为时的状况以及真正可能引发“意外情况”的风险。


钓鱼岛问题的前因后果

在此之前要先整理钓鱼岛问题的来龙去脉。日本政府在这一问题上坚持钓鱼岛是“历史上、国际法上都属于日本的固有领土”的立场。具体而言,“历史”是指1895年1月14日日本政府通过内阁决议将钓鱼岛编入领土以及之后的时间段。“国际法”是指“无主地先占法理”。然而,这一立场存在很多手续上的问题,例如①日本政府称通过内阁决议占有土地,但并没有知会其他国家;②该决议在战后才进行公开;③当时日本的主权属于天皇,但天皇并没有发布将钓鱼岛编入领土范围的明确赦令;④通知政府行为的“官报”上没有编入钓鱼岛的事实;⑤该内阁决议没有向帝国议会进行报告;⑥当时日本政府下令“设立标识,由冲绳县管辖”,然而直至1969年标识都没有设立等,在此由于篇幅有限不能一一列举。


另一方面,中国根据《使琉球录》等历史公文资料上载有钓鱼岛属于中国的记述,主张钓鱼岛的主权属于中国。


关键在于,日中两国的这些主张都是在对方缺席的情况下进行的,既没有得到对方的同意,也没有第三方进行裁定。如果始终坚持自己的主张而完全忽视对方的意见的话,对方只能靠具体行动进行抗议。而中国政府的这一行为又被日本政府称作“单方面依靠实力妄图改变现状”。


想要有效处理钓鱼岛的问题,双方应该更加重视双方代表坐下来进行商议的历史事实。那就是1972年9月当时的田中角荣首相和周恩来总理进行的日中首脑会谈,其结果是“现在不想谈这个问题”。中国政府对此解释为“搁置成立”,而日本政府则表示“只是确认本次会谈不将这一问题作为话题”。当时,日中两国就实现邦交正常化的大目标达成一致,围绕钓鱼岛的问题没有成为障碍,但客观上也导致矛盾从那时起被埋下。


而2010年的“撞船事件”和2012年的“钓鱼岛国有化”则激化了这一矛盾。两国虽然签署了《日中渔业协定》,但日本政府仍然以“领海在宣言使用范围以外”为由逮捕了船长;尽管中国坚持“搁置争议”的态度,但日本政府认为“日本政府进行国有化总比石原慎太郎这一右翼政治家以东京都的名义购买钓鱼岛还好”,然后日本政府进行“国有化”,而中国政府不接受日本政府的这一措施。而直至2014年,日中两国才开始着手解决这一矛盾。


未完待续


Copyright © 2021.键睿智库   China / Japan
严禁擅自复制、转载、链接网站上的所有著作(文章、图片、图片等) 
ICP备案:2020034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