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睿观点】关西电力受贿案会引发日本“令和”时代的“政商地震”吗?

2020/3/1    焓瑀   键睿智库助理研究员。

作者:焓瑀   编辑:学齐


2019926日,一则关西电力高管受贿丑闻的消息惊爆整个日本。据日本共同社926日报道,福井县高浜市原市长助理森山荣治(193月去世)曾向日本电力巨头关西电力公司包括社长八木诚、岩根茂树在内的20位高管行贿超过3亿2千万日元。此案一经报道就引发了民众对于商界腐败的广泛关注。后随着自民党重量级政治家世耕弘成(前经产大臣、现任自民党参议院干事长)和稻田朋美(前防卫大臣、现任自民党干事长代行)的后援团体被爆出曾接受森山荣治所在公司的政治献金,事件愈演愈烈,很难不让人对其背后的复杂政商关系产生联想。此案的爆发严重损害了日本民众对于核电产业的信任。从更深的角度,人们还不知道,案件背后究竟还有怎样的利益纠葛,将会对日本核电产业产生怎样的影响,甚至会不会演变成引发政坛动荡的新“洛克希德案”?

 


No.1


关西电力事件引发日本舆论“地震”

926日,日本共同新闻社首先报道“关西电力高管受贿3.2亿日元丑闻”,报道称,“福井县高浜市原市长助理森山荣治(2019年已故)在2006年至201711年间共向包括社长八木诚、岩根茂树在内的20位关西电力高管行贿3.2亿日元。调查结果来源于高浜市税务调查局。” “形成了关西电力将业务、开发费用等下划给由森山担任顾问的吉田开发公司,随后森山暗中向关西电力高层进行金钱回流的利益链条。”民众对此反响强烈,要求关西电力公司进行说明。


927日,关西电力大阪本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对于共同社所报道的新闻内容进行否定,表示“受贿3.2亿日元报道不符,不是受贿,只是人情往来。且超出正常人情往来的部分已经大部分返还,未返还的部分只是个人暂时代为保管。对于其他事情还在社内调查,八木诚、岩根等公司高管拒绝辞职。”公众对新闻发布会中关西电力表述严重不满,指出需要公布何时、何地进行多少金额的收取,又何时、何地将多少金额进行返还,要求关西电力公司做出明确解释。

此后不久,又爆出早在2018年公司内部开展自查中已经被调查出高管受贿情况,但调查结果既没有向社会公布,也未进行公司内部的处理,最后不了了之。日本各大新闻媒体和网络中也竞相报道此案件,一时间公众批判关西电力之声沸沸扬扬,强烈要求关西电力就受贿细节进行公布、社长等人应立即辞职。

102日,在舆论压力下,关西电力公司再次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部分2018年社内调查,并对于接受礼品和返还礼品进行说明“收取了森山向我们的赠品共计3.2亿日元,目前未返还的赠品为3487万日元,只是由个人暂时保存,会找合适时间向森山的后人或者其公司进行返还。” “共收取现金1.45亿,商品券0.63亿,日元0.49亿,西服券0.375亿,美金0.17亿。现在未返还的内容为西服券0.3亿,日元170万元,商品券297万元,当下在努力进行着退回的工作”。关西电力公司指出“收取赠品的时间为私人场合,主要是中秋节、过生日等情况,且超出人情往来的部分也不愿收取,但由于森山在当地是权力人物,怕拒绝他引起核电事业难以顺利推进,因此接受了部分礼品,我们也是受害者。” “近日将成立第三方监察委员会进行事件的调查,但人员的选举须取得关西电力的认可。” 

公众对于关西电力的解释大为不满,尤其是其自称“受害者”引起了公众的强烈反抗。强烈要求社长等公司高管进行辞职。并要求政府彻查此事,对公众做出交代。同日,时任经济产业相菅原一秀(1015日因违反选举法辞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收取金额超出想象。关西电力高管应该怎么做(辞职),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其后,此事仍在不断发酵。


103日,关西电力公司最大股东大阪市政府发表声明,强调应彻查此事。

104日,福井县议会召开临时议会,批判关西电力公司利用职权之便公然接受受贿,议会通过了彻查关西电力的决议。

106日,关西电力原职员在媒体上公开承认:从1990年代就开始接受森山向其提供的资金。闻此,公众一片哗然,媒体纷纷报道,舆论指出“受贿原来从20年前就开始了。

107日,经团连会长中西宏明指出:“关西电力高管给出的解释十分可笑。”福井县高浜市野濑丰市长表示“如果关西电力公司高管不进行处分,高浜市第12号核电站的再次启动我将不会同意。”批判关西电力之声甚嚣尘上。

108日,又一重量级新闻被爆出。共同社报道称,森山荣治所担任顾问的兵库县某核能开发公司曾向前经产大臣、现自民党参议院干事长世耕弘成所在的竞选团体“纪成会”从2012年至2015年每年进行政治献金150万日元,共计600万日元。同时该核能公司曾于16年至19年与关西电力和与关西电力所签约公司进行商业往来,共签署了价值86亿日元的合同。世耕弘成随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给我政治献金仅仅是同我政治理念的认同,我不会将钱退还给他们。”并表示:“不认识森山荣治,更不会说介绍森山和别人认识。”尽管世耕弘成解释得很体面,但民众却不买账,要求自民党做出解释,质疑政官商合作谋取利益的观点大量出现。

109日,被外界质疑的关西电力凌晨发表声明,包括社长八木诚、岩根在内的7位高管向公众道歉并宣布辞职。但此事并未因为八木等人的辞职而结束。

1010日,日本国会召开众议院预算委员会,自民党接受在野党质询,在野党就关西电力问题发难。在野党指出应将关西电力涉案人员带至国会接受质疑,安倍回答 “其不是政治人物,无法带至国会议事堂进行问询,将调查结果一事交由第三方委员会就可以了。”

1012日福井县知事杉本达治赴霞关面见经产相菅原一秀,请求其严格审查和处理关西电力问题,表示此事对于核电事业影响重大,要防止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菅原一秀表示“将会妥善处理。”

1014日,第三方委员会初次会议,商讨对策,记者会上表示“我们将尽全力进行公正调查,调查结果将在12月发布。

1017日,大阪市部分市民来到关西电力大阪本部,要求彻底查明原因,共4795人在请愿书上签字。

目前,该案件的相关细节仍在不断被爆料,在日本舆论界,随经历了台风灾害、天皇即位,但关西电力问题的热度依然不减。可见,此事因为其背后巨大的利益关联,其内涵已超出简单的受贿案。但因此事的核心人物森山已去世,很多疑点似乎成了不解之谜。唯一肯定的是,森山与关西电力进行行贿受贿是不争的事实。那么,森山与关电究竟何种关系、自民党高层又为何对审讯关西电力人员遮遮掩掩、世耕弘成等自民党政治家究竟与该案有无关联、此案件将对日本核电产业产生怎样的影响,这些问题都尚未有清楚的答案。关西电力案件,会否成为“令和时代”牵涉日本政官商三界的新“洛克希德案”,颇值得关注。
 

No.2


森山荣治与关西电力做了什么?



逝去的人没有办法为自己辩论,偏偏逝去的人又成为本案最关键的疑点。因此,我们且把焦点对准整个事件被媒体引燃的导火索,直接向西电高层行贿的原福井县高浜市原市长助理,森山荣治。

 

森山与福井核电事业


森山荣治,男,19281015日出生,出生于福井县大饭郡高浜市。资料只显示中学毕业,无大学学历。不过那时二战刚刚结束,很多日本人早早开始工作这点也不足为奇。1949年进入京都府政府,1969年进入福井县大饭郡高浜市政府,历任民生科长、总括科长、计划科长等。1977年至1987年担任市长助理,后退休。退休后森山成立了包括吉田开发、核能设施维护公司、警备公司等三家公司,担任顾问、董事长等职。2019年去世。


再来看事件另一方——关西电力。关西电力为1951年国家成立的国资股份制有限公司。主要经营业务为输电、发电、核能等电力事业。雇员21000名,是日本关西地区最为庞大的国家电力公司。

森山与关西电力的“初见”早已无证可查,但推测应该是森山进入福井县大饭郡高浜市政府后。高浜市位于福井县最西端,地域狭长,临海,不适合发展农业和工业,但经济却在福井县名列前茅,主要原因就在于核能的成立。

 

早在1969年,高浜市就建立了第一座核电站,核能给予了高浜市第二次生命。2018年最新数据显示,高浜市政府全年的收入中55%为核能所带来,这座城市与核能有着分不开的联系。不知是否为上天特殊安排,森山荣治也与于1969年进入高浜市工作,作为民生科长的他,自然要与关西电力就核电站问题进行沟通,二者自然而然地第一次走到了一起。


“疯狂的寄付金”


1970年代,随着第二次石油危机的蔓延,日本火力发电陷入了进口原料不足的艰难境地。后日本政府决心开发包括核能在内的新能源,并于1974年相继出台了被称为“电力三法”的《电源开发促进税法》《电源特别会计法》和《发电用设施周边地域整备法》。其中《电源开发促进税法》中规定了“寄付金制度”,简单来说,电力公司有必要向承担核能开发的地区支付支援金,用来补偿地区的占地、环境的破坏等,关于寄付金的使用等不做特别要求。


  因此,“寄付金”是一笔非常灵活的金钱。对于一座城市、一座核电站来说,难以评估究竟对当地占用用地、环境破坏等进行准确评估,到底今年该给多少寄付金,也完全是由电力公司和所在城市协商所决定。而故事的主人公森山荣治和关西电力,就在这上面大做文章,堪称疯狂。

图表来源:朝日新闻


1969年至1976年森山担任市长助理前7年时间,关西电力共向高浜市寄付0.4115亿日元。而在森山担任市长助理77年至87年这10年间,共寄付35.8 亿日元。随后其卸任至其去世32年共寄付6.95亿。从1969年至201950年间,关西电力共向高浜市寄付44亿日元,森山担任市长助理10年间35.8亿日元,占81%


通过寄付金制度,森山所在的高浜市政府获得了大量财政收入,森山也因为自身在关西电力的深厚背景,在以“核能建市”的高浜市确立了自身的核心权威,获得了“M先生”的称呼。据说森山担任助理期间,市政府人员不得呼喊森山二字,只得呼喊M,以体现对其尊敬之情。甚至有市政府老员工表示,森山担任市长助理期间,他才是真正的市长,市长只是他的“机器人”。


通过寄付金制度,高浜市、森山获得了巨大的利益,而关西电力相关人员自然也收获颇丰。日本前关西电力员工接受采访时表示,受贿20年前就开始了,也许这个时间还要再提前50年。


完整链条的“利益共同体”


森山于1987年退休后,并未满足现状,又继续在高浜市做起了生意。相继成立了“吉田开发”、“maintain公司”、“警备公司”三家公司,后分别担任这三家公司的顾问、参事、董事长。当然,这三家公司也与关西电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关西电力在2014年至2017年三年间,将18件工程开发委任吉田开发。其中包括8件在京都的开发项目。按照常理,京都的开发项目应该由京都的开发公司进行施工,不应该由福井县的公司进行承办。起初关西电力公司内部调查部也指出应该将项目交由当地公司,但关电京都分社以“特别任命”的方式将此事解决,只是对此调查备注了“因为特别的理由”,就草草了事。


值得一提的是,森山将不少公司获得的“收入”投入了当地的基础设施建设中。高浜市的很多道路、运动场、海边堤坝都有森山出资资助。时至今日,当记者去高浜市采访市民时,他们还对森山尊敬有加,却对其行贿一事并不在意,称他为“好人”。


在关西电力高管的权力庇护下,在森山于高浜市拥有的绝对权威下,关西电力与森山在高浜市开展了长期的“有来有往”生意。


图表来源:朝日新闻


2017年至2019年这三年间,关西电力共与吉田开发、maintain公司签署了高达113亿合同的开发项目,作为配套的警备公司也承担了大量任务,森山作为幕后操纵者收取项目金后再从中提取抽成,返还给八木等人,一条完整的利益链条就这样形成。可以说,仔细观察森山生前围绕核电开发项目,已经与福井当地、关西电力公司形成了密不可分的“利益共同体”。


但是,整个事件最微妙的是森山是一位已故者。无论是事件推理还是司法调查,都必须尊重证据。而一位故去的人无法为自己辩白,所以关西电力案件的最终结案,可能会把所有的“恶”都归咎于森山一个人身上。也就是一切非法行为皆是森山主观恶意、一人主导,在长达几十年的生涯中,游走于政商之间,编织了腐败的大网。但是,这并不能解释西电的核能事业与日本支持核电的国家政策有无利益关联,也不能解释在森山的背后是否有超出个人甚至政党范畴的政策游说或政策影响集团。这些或许根本不存在,亦或许存在但永远无法公之于众的事情,是吸引人们关注此案的重要因素。

 

No.3


安倍政府的核电政策还能否顺利推行


如果说关西电力案最大、最直接的影响,就是给日本核电产业所带来的巨大打击。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所造成的福岛核电站核原料泄露后,出于对当地民众的安全考虑和海洋环境的保护,日本暂停了所有核电站。日本本身为贫油国,暂停核电站使得日本更加依靠外部能源供给,也使得日本对外化石能源依赖和本国能源的敏感性和脆弱性提升。因此安倍政府始终谋求核能的再次利用。

日本核电站分布图 图片来源:日本原子能开发网


根据2018年修订《日本能源基本计划》,到2030年日本核能产电量应占全国用电量的20%-22%,而现阶段核电比例不过2%-3%。虽然安倍政府大力推进核电,日本全国50多台机组只有9台重新进行发电。而如果要达成发电目标,据测算需启动30台以上。


然而,随着关西电力事件的爆发,民众对于核电的强烈反感在加剧。据《朝日新闻》10月发布的舆论调查显示,只有28%的人依旧支持核电,50%的人对核电再开动持反对态度。反对民众表示“在电价上涨的当下,原来上交的电费都倒流回了企业家和政治家的手里,这是无法接受的。”在无法取得民众的支持下开展核电产业是不现实的。同时高浜核电站又恰巧是福岛核电站事故后安倍政府重新启动的第一个核电站。让人不得不联想到安倍政府在其中是否获得利益。受贿丑闻的爆发将对方兴未艾的核电产业带来严重打击,不仅动摇国民信念,也损害了政府形象。


安倍晋三对于核能产业的热衷在日本人尽皆知。早在2013年安倍晋三就因为支持核电与其政治兄长小泉纯一郎政见不和。201310月,小泉纯一郎在一次讲演中,对于安倍积极推进的核电政策展开批评,认为日本在没有一处核燃料处理工厂的情况下建起50多座核反应堆,要让福岛核泄漏的悲剧重演,这是对子孙后代和国家未来最大的不负责任。因此主张废除核电,实现日本零核电。而随后安倍在电视节目中反驳小泉的言论是不负责任,两人因此闹翻。随后2014年的东京都知事选举中,安倍支持了支持核电发展的舛添要一,而小泉支持了不支持核电发展的细川护熙,最后在安倍的帮助下舛添要一获胜,安倍因为核电发展再一次与小泉爆发冲突。安倍在其国会答辩中,不止一次强调过要支持核电的发展。在20133月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上,安倍接受在野党质询就明确表示“在接下来要促成核能的再利用,稳定的电力是对经济的最大保证。”


他也是这样做的,日本核电设施也在他的理念下,一座一座的重新开启。20194月安倍视察福岛核电站,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政府将为福岛的振兴尽全力。”、“福岛核电站一定可以修缮好再次开启的。”可以说安倍本人始终对发展核能“矢志不渝”。但其次关西电力事件的爆发,不仅会被在野党抓住把柄,展开轮番攻势,今后随着安全和审批流程更加复杂,司法程序的介入,安倍力主推进的核电的大踏步发展势必遇到阻力。那么,日本的能源政策会出现调整吗?日本的核能政策会给世界能源格局带来何种影响,这成了未来国际问题观察者要严密观察的问题。

 


No.4


安倍政权内存在“核电派”吗?


最后,我们的脑洞不妨开大一点,如果在日本真的存在“核能派”这样的政策集团,那么他们在政府内的代表是谁呢?在这里,我们提供两个可能。

 

“核电派”政治家带头大哥、前经产大臣世耕弘成?


2012年至2015年期间,日本自民党参院干事长世耕弘成担任代表的资金管理团体纪成会,曾接受森山荣治担任顾问的兵库县高砂市维修公司柳田产业的共6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40万元)的捐款。


据信用调查公司透露,柳田产业从关西电力公司及其子公司处获得了高滨核电站、大饭核电站等的工程订单,订单价值合计约149亿日元。这149亿日元是否与世耕弘成相关暂时无从得知,但被爆出接受与关西电力相关政治献金后,世耕弘成就被推上了前台。而随着调查的深入,世耕与核电产业千丝万缕的联系也渐渐浮出了水面。

世耕弘成担任经产相期间,就积极为日本核电“找出路”,作为“安倍经济学”计划的一部分,与多国签订核电合作大单。201611月,世耕带领经济团队赴俄罗斯进行了三天的经贸谈判,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核能开发。在接受采访时世耕表示“现阶段已经有数十个项目。我认为还不到一百个,但接近一百个。”201612月世耕又马不停蹄与时任英国能源与战略大臣克拉克举行会谈,会谈内容依旧是核能。会谈结果为日本政府决定通过日本国际协力银行等金融机构向英国新建核电站提供1万亿日元支持,并与英国就日本企业在英国建立核电站达成意向。可以说,在日本核能产业国内发展缓慢、反对呼声居高不下背景下,世耕为对于推动日本核能的海外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

 

图片来源:日本原子能开发网


不仅在海外核能推动上,对于国内核能的再启动,世耕也不遗余力。受福岛核电站泄露关停的全日本核电设施,目前也在慢慢地重启之中。根据日本电器事业联合会数据显示,世耕弘成担任经产相2016年至2019年期间,日本国内再次发动的核电站数量为7台,而再开动的总数只有9台。其中这9台中,关西电力拥有4台,高浜市有2台。作为负责审批核电站是否具备再次开动资格的经产省大臣,世耕对于关西电力和高浜市也是照顾有加。


世耕弘成作为安倍亲信,时任经产省大臣,又十分热衷核能,在日本核电产业内堪称大哥一般的存在,也难怪森山要靠近世耕,以政治献金的方式讨好世耕。而世耕也十分爽快,高浜的核电站2台过审,2台在审查。可以说世耕这些年在核电产业的耕耘达到“双赢”效果,不仅推动了核能的发展,积极把日本核电推广到世界市场上,也在政界提升了自身政绩。如此一来,日本的核电产业自然要尊世耕为“带头大哥”,无论有没有实体,事实上的“核能后援团”应该是存在的,确立地盘、培养势力、巩固票仓自然不在话下。

 

“经产系”官僚翘楚、核电推动者今井尚哉?


安倍政府中另一核电铁杆支持者,安倍的核心幕僚今井尚哉(现任日本首相辅佐官兼首相政务秘书),虽未直接陷入关西电力事件的不利影响中,但其作为长期推动核能发展的重量级人物,其实也同关西核电站有些许渊源。


今井在2011年福岛核电泄露时,恰好担任日本经产省审议官兼能源厅次长。当时,今井的系列表现十分“抢眼”。首先,在2012年,今井积极推动了大饭核电站的重启,使大饭核电站成为因福岛核泄漏日本全国暂停核电后,第一个重启的核电站。据当时的民主党野田政府内阁官房副长官斋藤劲说,“没有今井是不可能有大饭核电站重启的”。而已被载入日本史册的大饭核电站,就是关西电力集团运营的。后来,滋贺县、大阪市等重要地区的行政当局对重启核电持反对态度,也是今井尚哉的挺身而出,说服了桥下彻等地方主政官,才扫除了这些地方对恢复核能重启的阻力。

巧合的是,调查中森山开始密集向关西电力高层行贿的时间点,也正是在2011年福岛核泄漏、整个日本核电事业陷入“至暗时刻”的节点。所以,当时积极推动核电重启的能源厅今井次长的行动,无疑是和森山等人即位对胃口的。

不过,最和今井尚哉“对胃口”的还是安倍晋三本人。在2006年安倍第一次出任首相时担任过首相秘书的今井,与安倍自此“相见两不厌”。据报道,在安倍2007年因病辞职后,今井尚哉多次邀请安倍登山,给他加油鼓劲。所以安倍2012年第二次组阁后,第一时间请今井出任首相秘书,此后,历经四次内阁改造,今井一直牢牢把控首相政务秘书的位置,是安倍当仁不让的第一助手。有了今井这位手眼通天的“大秘”,其“娘家”日本经济产业省自然近水楼台,迄今为止,已有多位经产省出身的高级官僚被征召到内阁官房(安倍加强权力集中的决策机关)直接参与决策,而决策内容早已非单纯的经济产业,而是横跨内政外交和安保全方面。一人之下,一个“经产系”俨然诞生。当前,关西电力问题虽未直接爆出与今井有关,但未来核能产业有可能的不振,似乎对其产生巨大影响,其是否会重操旧业为核能继续奔走?在其羽翼之下的“经产系”,还能重返“通产省”时代的荣光吗?



本文参考资料:

日经新闻报道关西电力事件

https://www.nikkei.com/article/DGXMZO50298240X20C19A9MM8000/

秋田魁新报报道

https://www.sakigake.jp/news/article/20191002AK0019/

福井当地对核电站的依赖

http://www.1242.com/lf/articles/203227/?cat=politics_economy&pg=cozy

今井尚哉履历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4%BB%8A%E4%BA%95%E5%B0%9A%E5%93%89

关西电力会长八木诚等六位董事辞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xfOLZkWS8s

高滨町町长反对重启核能

https://digital.asahi.com/articles/ASMB85SXRMB8PTIL01X.html?_requesturl=articles%2FASMB85SXRMB8PTIL01X.html&rm=221

自民党能源委员长山本一太专访

https://www.jimin.jp/activity/colum/115858.html

日本政府推动核能发电政策

https://digital.asahi.com/articles/DA3S14214218.html

日本核电站地图

https://www.fepc.or.jp/theme/re-operation/

稻田朋美接受相关人员捐款

https://biz-journal.jp/2019/10/post_122333_2.html

世耕接受核电企业捐款

https://www.asahi.com/articles/ASMB95G9VMB9UTIL03Z.html

  


Copyright © 2021.键睿智库   China / Japan
严禁擅自复制、转载、链接网站上的所有著作(文章、图片、图片等) 
ICP备案:2020034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