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睿观点】日本人靠唱衰科研唱出了500亿援助

2020/3/1    张桐   键睿智库副总裁兼东京代表处首席代表。

本文作者

键睿智库副总裁 驻日本代表处首席代表 张桐


唱旺未必会旺,唱衰并非得衰。


2018年,本庶佑获得诺贝尔生理学奖、医学奖,2019年吉野彰获得诺贝尔化学奖。就像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益川敏英在2008年“预言”的那样,日本进入了每年一个诺贝尔奖的时代。

画风突变。2019年2月,东洋经济新报社出版《科学立国的危机 日本研究力失速》;2019年9月,东洋经济新报社出版《科学家的消失》;2019年10月,每日新闻出版社出版《是谁杀死了科学》……


仅仅一年内就出版了三本。每一本都在唱衰日本,唱衰日本的科研。就连吉野彰的获奖,都无法阻止。日本人真的是全球最擅长唱衰自己,煽动焦虑的国民。


据《科学家的消失》一书分析,诺贝尔奖获得者被奖励的成就,都是他们年轻时的研究成果。比如日本第一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汤川秀树,被奖励的是27岁那年的研究成果;田中耕一被奖励的是26岁那年的研究成果。


而现在日本26、27岁的科研人员都在做什么?博士课程结业的年轻人里,有6成是在大学里做助手,连个稳定的职业都没有。为了能从企业或社会获得一定的研究经费,他们还不得不积累业绩,去选择那些短期内就可以出成果的应用研究,而不是挑战人类课题。


最近12年间,日本的教师人件费被减少了4分之一,年轻科研人员用于研究的时间也减少了25%。两者之间是有直接影响的。长此以往,日本的基础科学力势必下降,30年后很可能从一年一个诺贝尔变成五年一个诺贝尔,甚至间隔更久。


于是,提案、倡言、座谈会、出版……日本人通过各个渠道唱衰科研,危机感始终跑在荣誉感前面。日本政府也终于是坐不住了。


日前,安倍政权宣布,新设一个500亿日元的基金,用于支援年轻的科研人员。包括研究经费和旅费等,最高一人一年可获得1000万日元的援助,最长可以连续领取10年。原则上被援助的科研人员的年龄,不得超过40岁。考虑到女性要承担生儿育女的责任,会有一段时间被迫离开第一线,所以女性科研人员超过40岁也可以申请援助。

在接下来的3年期间,以科技领域为中心,约有700位年轻的科研人员有望获得平均一年700万日元的援助。为了不偏向于特定的大学或研究机构,每个大学和机构都被设定了名额限制。


目前,除了企业投资和社会援助外,日本政府不是没有针对年轻科研人员的经费补贴,科学研究费助成事业就是为取得博士号后不满8年的年轻人设立的,2到4年间可以得到500万日元以下的援助。2019年有近2万人申请,实际获得援助的有7800人,占比达到了40%,但每个人所获得的金额有限。


是不是500亿基金一出,安倍政权就可以短时间内堵住悠悠之口?可以肯定地说,这不可能,绝不可能!日本人是不会停止唱衰国家的。他们从不怕唱衰,他们要通过唱衰来推动布局。■(内文1046字)



Copyright © 2021.键睿智库   China / Japan
严禁擅自复制、转载、链接网站上的所有著作(文章、图片、图片等) 
ICP备案:2020034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