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睿时评】小泽龙一眼里的美式“民主”

2021/12/14    王泰平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特约研究员、中日友好协会理事

作者:王泰平

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驻札幌总领事、驻福冈总领事、驻大阪总领事(大使级)、驻财团法人日中友好会馆中国代表理事。现任中韩经济发展协会会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特约研究员、中日友好协会理事、中国国际友人研究会常务理事等职。除外交事务外,王泰平先生还出版及翻译了多部著作,在中日关系的友好发展上作出了突出贡献。王泰平大使是键睿智库高级顾问。

美国民主峰会开锣前夕,笔者收到日本小泽龙一的书稿《两面国》,这位年逾八旬的老人长期从事社会运动和教育工作。他在这部书稿中戳穿了美国‘人权’、‘自由’、‘民主’的本质。文稿中如是说:

“帝国主义一直在分裂世界,制造对立,制造“敌人”,它企图通过出口军火谋利的本质是无法改变的。


“帝国主义在制造对立的同时,还声称‘人权’、‘自由’、‘民主’是共同理念,散布好像中国违反人权、自由、民主的谣言,并加以利用,反复进行反华鼓噪,对中国撒下包围网,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日美同盟”,他们正在作茧自缚。它们在为台湾和中国大陆‘有事’做准备,它们希望有事,正在稳步准备日美分工的剧本,这就是帝国主义的狡猾。”


小泽谈及美国社会现状,他说:“圣诞节来临之际,有报道称,在纽约和伦敦的街头,流浪者逐年增加,比日本更大的贫富差距由此可见一斑。

不仅仅是贫富差距,在美国,枪击恶性犯罪还屡禁不止。此外,对药物和酒精的依赖时时刻刻都在增加。这种依赖症反映了生活无着的国民的面貌。更可悲的是,‘过早死亡’的人数正在增加。教育差距无法通过努力来弥补,绝望的情况是对未来的警钟。自由主义经济是造成一部分富人和在贫困中挣扎者的差距的原因。这种经济的非正义,为依赖症和“过早死亡”埋下了伏笔。”


小泽认为“这是一个质疑自由和民主的无声之声,覆盖了50个州。美军在世界上有近百个美军基地,在那里部署了45万人以上的军队,和冲绳一样,在那里,居民的生存权利受到了侵害。”


小泽回顾《人权宣言》和《独立宣言》出世的历史,他说:“美国否定英国的绝对主义制度,发表了《独立宣言》。华盛顿于1789年就任第一任总统时,正值法国大革命勃兴期。他主张人民做主,以对抗绝对王政。法国也在1789年8月4日废除了绝对王政,8月26日通过了拉费耶特等人的纲领,发表了‘所有人的自由、平等、主权在民、言论自由、私有财产不可侵犯’的《人权和公民权宣言》(人权宣言)。《人权宣言》之后,法国大革命摇摇欲坠,恐怖统治笼罩了国家。


发表《人权宣言》,旨在与支持绝对王政的特权阶级即牧师(第一等级)和贵族阶级(第二等级)划清界限。在这个时代,特权阶级与王权一起,剥削90%以上处于奴隶状态的国民。面对民众的呐喊,掌握权力的元老院惊恐万状。元老院为了明哲保身,在起义前通过人权宣言,诞生了拿破仑皇帝,强调拿破仑皇帝是‘法国人民的君主’,承认立宪民主主义。


在此之前,法国全国的特权阶级和在剥削中挣扎的国民都是国王的财产。随着美国的《独立宣言》发表,现代市民社会的原理于1789年诞生。在此之前,主语是绝对王政,宾语是国王的财产。


《独立宣言》和《人权宣言》无视绝对王政下的阶级社会,将主语和宾语一般化,它不面对绝对王政下的矛盾,而将统治者皇帝的人权和被剥削民众的人权一般化。”


小泽指出:“历史上,‘日不落帝国’通过贩卖黑人奴隶和鸦片,腐蚀世界,确保了盟主的地位。” “美国也有屠杀原住民、奴役黑人奴隶的过去。它掩饰说,经过南北战争,奴隶得到了解放。然而,它并没有放弃在南部各州和利用奴役奴隶的种植园积累财富的系统。奴隶解放徒有虚名,生存权仍然没有保障,阴暗的歧视和以此为基础的经济政策一直延续到现代。”

图片

小泽说:“南北战争后,由法国人基金在纽约港内建立了‘照亮世界自由’的自由女神像。 然而,不仅没有“照亮世界”,美国还坚持了扩张路线。


南北战争后,工业革命以北部为中心加速,西海岸淘金热涌动。 而且,由于领土扩张路线,美国的殖民统治扩大。


因此,劳动力枯竭了。美国为确保接近第二奴隶制的劳动力而四处奔走。美国在上海的长江口和广州湾获得了广大的租借地并常驻军队。它以中国为基地,与中国人、印度人和亚裔工人,签订了强制性的移民合同。移民船像运猪一样装满了移民,从厦门、香港和广州运到了美国。他们在恶劣的条件下工作。他们的工作岗位是做淘金者的矿工、修建跨大陆铁路等,在恶劣条件下从事奴隶般的繁重劳动。


此外,它还被转移到古巴和巴拿马,那里已经成为美国的殖民地。


与中国人、印度人和亚裔工人签订的强制移民合同被称为“苦力”贸易。这种‘苦力’成为美国支柱产业的劳动力。”


小泽强调:“美国发布《独立宣言》后持续的歧视和奴隶制度,在南北战争中名义上解放奴隶的背后,特权阶级将支持美国的歧视结构编入歧视法中。”

图片

“美国在把林肯总统捧为‘解放奴隶之父’的同时,南部各州实施了名为《吉姆·克劳法》的种族隔离制度。该法律不仅禁止黑人,而且禁止与黑人的混血者、印第安人、黑印第安人、黄种人等白人以外的“有色人种”使用一般公共设施。奴隶制度不把原住民和黑人视为人,而是把他们视为物。


在它们看来,原住民、黑人和黄种人是与自由、平等和人权分离的存在。它们用《吉姆·克劳法》分裂国内,在此基础上,向其他国家强行兜售民主和人权。


此外,南北战争后不久,1871年成立了“全美步枪协会(NRA)”。而且,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还在宪法中对“全美步枪协会(NRA)”的地位做了堂皇的规定,称它是“推进维护拥有和携带武器权利的社会运动的团体”。


自开拓西部以来,美国以“个人主义”的名义,诞生了一个枪不离身的社会,培育了用枪支保护自身的信念和支撑这个信念的生活习惯,这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而且,美国还将枪支社会正当化为‘自由’和‘民主’的守护神。


这不仅仅是国内问题。美英两国都作为帝国主义国家,分裂中近东、东南亚、东亚、非洲,不断扼杀那里争取独立的人民。这与它们在国内的歧视统治如出一辙。”


小泽指出:“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以黑人为中心的反对《吉姆·克劳法》的运动成为民权运动,像野火一样蔓延开来。”


小泽指出:“从独立战争开始持续了两百年的歧视法,使数代人深受的歧视刻骨铭心。1964年7月2日,约翰逊总统废除了《吉姆·克劳法》,承认了民权运动。它不触及应该废除的制度,只废除了歧视法,在教育、雇佣、生活领域,歧视的情况依然存在。即使废除了法律,日常所有系统也会侵蚀人们的心,歧视也会越来越严重。”


小泽分析称:“在帝国主义体系下,美国的《独立宣言》和法国的《人权宣言》被认为是普世价值,传遍了世界。 在这背后,帝国主义者把成为普世价值的《独立宣言》和《人权宣言》,作为延长帝国主义寿命的工具,加以活用,拼命地加以宣传和教唆,而民族运动和独立运动被认为是违反上述宣言的暴力行为,成为取缔的对象。”


小泽说:“谁会想到,这两个‘宣言’通过巧言令色,竟变成了帝国主义社会的经典理论。又有谁会想到,由于战后东西方冷战,《独立宣言》和《人权宣言》竟成为西方阵营推行其‘革新主张’的两个轮子呢。”


“进而,人权论又被作为否定东方阵营的论据,认为不引进自由主义经济和西方“民主”制度的国家和社会,就是没有人权。”


小泽指出:“长期以来,美国的《独立宣言》和法国的《人权宣言》备受赞美,与之相反的社会和国家则成为打倒的对象,而且打倒被正当化。这种论调污染了国际社会,污染了人们的心灵,直到今天还是如此。”



Copyright © 2022.键睿智库   China / Japan
严禁擅自复制、转载、链接网站上的所有著作(文章、图片、图片等) 
ICP备案:2020034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