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睿时评】怀念日本已故首相海部俊树先生

2022/1/15    蒋丰   著名旅日社评作家、《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


原创 蒋丰 键睿智库  2022-01-15 19:44

 ◆《日本华侨报》总主笔  蒋丰

2022年1月14日上午大约不到10点的时候,我正在多摩市采访一家“春树拉面”店的创业夫妻。手机轻轻地“叮咚”一响,让我不得不忙里偷闲地看一下,啊?荧屏上显示的文字是:“海部俊树原首相死去。91岁。海湾战争时担任首相。曾有政治改革意欲。”


我手指轻拨荧屏,继续往下看,原来,海部俊树先生是在1月9日清晨4点去世的。为什么?时隔5天之后,媒体才发布出这个消息?对于死因,有的媒体说是因为肺炎而去世的,有的媒体说是因为老龄器官衰竭而去世的。生前众说纷纭,死后仍然是众说纷纭啊!


我意识到,这是我作为日本华文传媒人,采访过的七位日本前首相里面,第一位因病撒手人寰的首相。那六位依然健在的是:福田康夫(85岁)、安倍晋三(67岁)、细川护熙(84岁)、村山富市(97岁)、鸠山由纪夫(74岁)、野田佳彦(64岁)。

我记得采访海部俊树前首相是2012年4月24日,距今已经整整十年了。那一年,他81岁。采访前,我们联系他的时候,他说,“我从2009年大选落选以后,就是一个‘过气’的政治家了。现在,我在国会议员会馆里面没有事务所,只是自己在那附近租借了一个事务所。你们来采访,不要嫌我这里地方小啊!”


真的,我敲开他事务所的房门,一位秘书小姐姐出面迎接。再往里一看,坐在沙发上的海部俊树先生一边起身,一边挥着手说,“你不要走过来,我过去接你,我和你握手,今天你是我这里的客人。”


恭敬不如从命。我看着这位81岁的政治老人,步履蹒跚地走过来,和我热情地握手,拉我在一张椭圆的长桌边坐下。然后,他招呼秘书小姐姐倒茶,还说“你是中国记者,一定还喝不惯日本茶的。”

如今,人们都知道出身农民的日本前首相菅义伟,当年是在给一位国会议员当秘书的时候,与议员家里的一位“钟点工”结婚的。我写过一篇日本政坛“农民工”与“钟点工”的婚姻故事,不知被多少媒体“洗稿”刊用。但是,很少有人知道,1957年,海部俊树也是与日本众议院议员柳原三郎家里的“钟点工”结婚的。在此之前,海部俊树曾经在日本众议院议员何野金升那里担任秘书。当然,海部俊树并不是出身于农民,他的祖辈是开照相馆的。


我对海部俊树先生印象最深的事情有两件。第一件事情,那是1989年后,西方对中国频频伸出制裁之手,时任日本首相的海部俊树毅然率团访华,其意义如今怎样形容都不过分。这次采访中,我重提旧事,没有想到,老先生话题一转,铿锵有力地说,“这里,我可以告诉你,我那次不仅访问了中国,还到北京的天安门广场,向人民英雄纪念碑献了花圈,我的挽联也是写着‘人民英雄永垂不朽’。我是第一个这样做的日本首相。”拥有如此政治格局,拥有如此历史观的日本政治家,现在,能有几人?

图片

第二件事情是这样的。在日本,按照惯例,每次采访,都要事先向采访对象提交采访提纲,一般采访时间不会超过一个小时,可以提四到五个问题。这次,采访快要结束的时候,我问他:“先生,我还想追加一个问题,可能比较尖锐,您不愿意回答也可以。”海部俊树先生说,“你问吧,如果对尖锐问题都不回答,那就不是政治家了。”


这样,我没有客气,直接问他:“您的故乡是爱知县,您对爱知县首府名古屋市的市长最近关于否定‘南京大屠杀’的发言,有什么看法呢?”只见海部俊树一时陷入沉默。片刻之后,他说,“对,名古屋是我的故乡。作为一个在名古屋出生的人,首先,我要坦诚地、直接地代替这位市长向中国国民道歉!”说完此话,他扶着桌边,把椅子往后推了推,颤颤悠悠地面对着我深深地鞠了两个躬,然后又说,“那是一段真实地印刻在历史上的事件,像他那样一个没有经历过、没有体验过那段历史的人,说出那些愚蠢的话,简直就是对历史的亵渎!”


写到这里,我心中再次响起那“万壑松涛连海气”的海部俊树之声!


记得那次采访结束的时候,海部俊树先生和我一起合影留念。和我一起前往采访的秘书小姐姐上前帮助先生整理领带,顺嘴说,“先生,我知道您只戴波点领带,这已经成为您的一个形象代表了。”


海部俊树先生笑着说,“采访的准备做的如此精细,还能有什么事情做不好呢。”


如今,斯人已去,此情长存。■


责任编辑:赵kimi 千古醉羊




Copyright © 2022.键睿智库   China / Japan
严禁擅自复制、转载、链接网站上的所有著作(文章、图片、图片等) 
ICP备案:2020034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