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宾主旨发言】吴挺:中国媒体如何重塑对日关系之浅见

2019/2/28    键睿智库   致力于围绕国际和地区热点问题,在线上和线下搭建活跃的公共交流平台。





本文作者





吴挺 澎湃新闻国际部主任


中国与外部世界的紧张关系近年来时有加深,和媒体不无关系,尤其是中国媒体。这不仅仅是对外没讲好“中国故事”的问题,一个重要抑或是更重要的问题是,中国主流媒体在国际事务报道中如何向公众建构外部世界(我们和世界关系),直接影响着主流公众对外部世界的认知。而今天的媒体环境已不同往日,社交媒体正前所未有冲击着公众对外部世界的看法。


具体到日本,特别想和同行们交流和请教的一个问题是,在日本青年越发不通过传统媒体获取信息(甚至对信息的态度也越发“后现代”)的时代,主流媒体如何与他们进行互动,如何影响和塑造他们的世界?


 

一、社交媒体的“摧毁性力量”


特朗普总统喜欢Twitter(罗斯福是无线电/收音机时代,肯尼迪是电视时代,特朗普是Twitter时代)。社交媒体的特点总体呈现出简单化、碎片化,追求话题性,“标题党”频发,复杂性思考,和系统地叙述完整的事件不符合他们的风格。总体而言,是一种空前的强烈情绪蔓延社交媒体空间,质疑权威、反专家的情绪爆棚。



最近关于法国骚乱的报道里有一个鲜活的例子:Facebook成为主要讨论的平台,当一些明显的假新闻、谣言出现在社交网络上(2年前西班牙发生的示威者被击中的图片被拿来伪造法国骚乱),主流媒体的辟谣被社交媒体用户(读者)有意“忽略”。人们根据自己的喜好(情绪)筛选、屏蔽和信任信息,呈现出强烈的反权威、反精英媒体、反专家的趋势。


这是一个总体的媒体环境,与以往的舆论场已截然不同。中国对外关系的问题,已经不是一个“讲好中国故事”的问题。在社交媒体影响力日盛的舆论场,负面和悲观情绪更容易蔓延和传播,“爆款”盛行;而“官方大而美”和复杂的叙事,往往点击率偏低,中国与外部世界的紧张关系更容易被放大。


二、中国主流媒体的应对和表现


社交媒体的冲击如临大敌,中国主流媒体的应对是否给力?中国主流媒体对日本的报道呈现出以下一些特点和问题(概括或缺乏全面性,请各位补充和指正,仅一家之言)。


a,视角和声音相对单一,缺乏多样性和复杂性


——主流媒体继续走传统的“高大上”路子,社交媒体(尤其是公众号)日益瓦解着主流媒体对舆论场的把控;

——原创性数量相对较少(和日本媒体对华报道相比),无法对冲社交媒体的议题,相反,议题设置上,越发受到社交媒体的影响;

——总体叙事还是围绕传统的战略、外交、争端为多,真正深入日本社会、社会事件和人本身的报道议题偏少,落地性不够,视角单一化;


直接结果是,中国对日本的理解和看法仍然简单化,甚至越发碎片化;更深的层面,中国社会对日本的看法很分裂,主流媒体的报道没有弥合这种分裂,未能抓住机会在舆论场中树立起媒体信誉。



b,定位和品位摇摆不定,建构力和创新力不足


——社交媒体瞄准点击率,而重要的议题仍然是主流媒体应当捍卫的主场。现实情况是,“主场”捍卫日趋孱弱,面对公众号等社交媒体的舆论影响力,主流媒体的定位和品位不断遭到侵蚀和动摇,而不论在内容还是在形式上未寻找到创新之路;

——简单化、碎片化为特征的社交媒体如同一股强大的“瓦解力”,面对这股“瓦解力”,主流媒体在建构“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对日关系”上缺乏足够的力量,无法在这种关系的建构中让中国读者“平心静气”,回归理性思考。



三、总结


对于眼下的中日关系,中国学界有一种概括是“官热民冷,企热社冷”。更值得重视的现象是,日本年轻一代对于中国兴趣寥寥,缺乏好感,这对于中国搞好对日关系极为不利。


如何缓解中国与外部世界的紧张关系,降低日本青年对华的“厌恶感”,中国主流媒体的作用仍然不可忽视。和国内“监督类”报道重在尖锐和犀利以求推动问题的解决不同,专业类的国际报道理应以克制、平和的姿态展现世界的丰富性、复杂性和多样性,通过增进对其他民族特性和优势、劣势的客观理解,逐渐形成自我之不卑不亢、平等尊重的世界观,与外部世界重新和解。


本文系作者在键睿智库2018年中日媒体对话会上的发言





Copyright © 2021.键睿智库   China / Japan
严禁擅自复制、转载、链接网站上的所有著作(文章、图片、图片等) 
ICP备案:2020034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