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推定”中国潜水艇动态的四大目的

2020/6/24    张桐   键睿智库副总裁兼东京代表处首席代表。


键睿智库副总裁、高级研究员  张桐



据日本媒体报道,6月23日,日本防卫大臣河野太郎在会见媒体的时候表示:6月18日到20日期间出现在日本鹿儿岛县奄美大岛“毗邻水域”的潜水艇,可以“推定”为“来自中国”。正如媒体指出的那样,日本军方公布出现在“毗邻水域”潜水艇的国籍,是一个“异例”——非常罕见的例子。
那么,日本为什么要在此时此刻如此公布呢?日本防卫省的回答是:“因为此事关系到尖阁诸岛(中国的钓鱼岛)海域相关事情,所以做出了应该公布的判断。”
日本如此行为,至少应该有这样四个目的。第一个目的,宣传日本版的海权意识。我们应该注意,日语中“接续水域”这个词汇,也就是“毗邻水域”,指的是从领海外延基线开始算起24海里以内的范围。6月24日的《朝日新闻》指出,“按照国际法的相关规定,潜水艇通过他国领海的时候,必须浮出海面亮出国旗。但在‘毗邻水域’潜水航行则是不违法的。”而日本要把这样一件并不违背国际法的事情大张旗鼓地喧嚣出来,只能让人感到这是在宣传日本版的海权意识——“我的地方是我的,我家门外的地方也是我的。”
第二个目的是继续煽动中国军事威胁论。日本媒体称日本第一次确认到中国潜水艇出现在钓鱼岛海域是2018年1月,现在是时隔两年半之后的第二次确认。当然,日本这次使用的是“推定”一词,这说明日本不能够最终确定这艘潜艇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的潜艇。把一件“推定”的事情报道出来,并且与钓鱼岛海域的形势“挂钩”,除了说他有煽动中国军事威胁论的目的以外,很难做出其它的解释。
第三个目的,为进一步购买美国军火做好铺垫。众所周知,对于安倍政府“爆买”美国军火,日本在野党以及许多媒体都是抱着批评的态度。现在,防卫省只能做出“推定”,说明日本的仪器还不够精密、精确,那就需要购买更加先进的仪器。这样做,即为日本购买美国军火找到新借口,也就会达到进一步强化日美军事同盟的作用。
第四个目的,与冲绳县石垣市议会通过更改钓鱼岛所在地的地名遥相呼应。6月22日,冲绳县石垣市议会通过了该市市长中山义隆提出的修改尖阁诸岛(中国的钓鱼岛)所在地登野城为“登野城尖阁”的提案,日本中央政府表面“甩锅”,认为这是地方上基于法律上做出的决定,然后用宣布这种“推定”中国潜水艇动向的行为给予侧援。
值得注意的是,面对日本防卫省这样的高调宣布,日本外务省则给予了低调回应,“我们不会向中国表示抗议,只会‘表明关心’。”看起来,日本外务省不愿意把一件“推定”的事情继续扩大。
但是,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日本防卫省和外务省这种“唱红脸的唱红脸,唱白脸的唱白脸”的做法,在历史上并不是没有过。1937年日本发动七七芦沟桥事变,就是“军部暴走”,外务省主张“不扩大”。其最后的结果,大家都是知道的。
近来,终于趋善向好的中日关系受到一些负面因素影响,呈现“降温”趋势。对此,我们应该给予高度关注。■






Copyright © 2021.键睿智库   China / Japan
严禁擅自复制、转载、链接网站上的所有著作(文章、图片、图片等) 
ICP备案:2020034799